1. 财优网首页
  2. 要闻

Staking 会是新的金矿吗?

随着ETH2.0的越来越近,Staking服务相关的板块逐渐受到市场的关注。

Staking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和事物,在Pos和Dpos共识机制项目出现时,就已经伴随而来。比如曾经盛极一时的Dpos项目EOS。而整个行业,也出现明显的由POW过度到POS类共识机制的趋势。

需要强调的是,本篇文章,我主要将注意力聚焦在Stkaing服务商\平台这个板块。逻辑是,如果ETH2.0 的Staking是一个机会,那么为Staking提供服务或平台的项目则会是最大最直接的受益方。

ETH2.0的POS机制的几点特性决定了Staking服务商会是一个必然出现的重要群体。

1、和大多数DPOS类项目不同的是,ETH2.0的POS更加纯粹。

理想状态下,未来ETH2.0 会有上百万个验证人。与此同时,单个验证人要求质押的token数量是稳定的32个ETH,单个验证人上多于32个ETH的部分并不会产生更多的收益。由此,对于大户而言,需要将自己的ETH平均分配到多个账户上,并参与到网络质押。这个工作量和维护难度是较高的。

同时,32个ETH的验证人门槛,对于资金量较小的个人投资者而言,也是一个不低的门槛。那么,这就出现了将零散ETH汇集,然后平均分配到多个账户的需求。这样的需求,则需要专业的服务商或者平台的满足。

2、罚没机制。

以太坊2.0机制里,如果验证人持续离线,质押的ETH将被罚没一部分;而如果验证人作恶,则会被全部没收。罚没机制对于普通的ETH持有者而言是个巨大的心理负担。

并且,保持实时在线,稳定运行相关的客户端,对于普通用户而言本身就是巨大的门槛。

有痛点就会有对应的市场,Staking服务商可以通过自己专业的服务和规模优势来帮助普通持币者规避本金被罚没的风险。

3、质押ETH的流动性需求。

用户质押进去的ETH的流动性需求包括三个方面:

(1)ETH2.0进入阶段2之前的冻结期里的流动性需求,这个冻结期保守估计会在1-2年区间。

(2)验证人在2048个Epoch(约9天的工作)之后,可以选择解除质押;解除后,验证人需要等待4个Epoch才能撤回解除的ETH,约等于27个小时。这个阶段里,有一定的流动性需求。

(3)作恶验证人的流动性需求。当一个验证人被系统认定为作恶,并受到罚没惩罚的情况下,需要等待8192个Epoch(约36天)才能提出余额。在行情波动和特殊资金需求的情况下,有一定的流动性需求。

在以上三种情况下,专业的、规模较大的Staking服务商(或平台)则有空间为用户提供相应的流动性解决方案而受到用户的青睐。

目前有哪些可供关注的Staking服务商\平台?

关于这个问题,我主要列出目前已上线的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四个项目加以对比分析。(不完全,也不代表具体的投资建议)这里只做简要的罗列和举例,详细资料大家可以网上检索获得。

1、Blox,token简写CDT。主要交易场所币安,目前流通市值390万美金。

CDT与业务关联:Staking软件服务费收入,将用于CDT  token的回购销毁。

2、Ankr,token简写ANKR。主要交易场所币安、火币,目前流通市值约1800万美金。

ANKR与业务关联:ankr推出的是一个staking的平台,对接staking服务商和用户。节点服务商抵押ANKR成为服务商,抵押的越多,被选择的概率越大;与此同时,ANKR质押,可参与投票治理;ANKR是ETH2.0  Staking业务系统里唯一的节点费用支付方式。

3、RocketPool,token简写RPL。主要交易场所币赢、虎符、UNI,目前流通市值6500万美金。

RPL与业务关联:Rocket Pool同样是平台模式,节点服务商需要质押一定数量的系统token作为保证金;与此同时,Rocket Pool将为用户提供质押的ETH的流动性解决方案,RPL将作为流动性交易的手续费支付方式。

4、Stafi,token简写FIS。主要交易场所火币,Bitmax,目前流通市值约1000万美金。

FIS与业务关联:Stafi也是Staking平台模式,节点服务商需要质押系统token FIS成为服务商;70%的rETH解决方案的收入将用户FIS的分红或回购销毁,具体形式还未确定;21个SSV需要质押相应保证金,保证金的总价值需要大于上面的ETH资产价值,FIS是唯一的保证金支付方式。

Staking服务商\平台板块会爆发吗?

此前,我们推算过一组数据:

按照ETH现价计算,质押达到1000万个时,整体收益为2.6亿美金,Staking服务商佣金按20%计算,约为5244万美金。当达到3000万个质押量时,整体收益约为4.55亿美金,按照20%佣金比例计算,Staking服务商佣金收益约为9100万美金。

对比整个Staking服务商\平台赛道的token总市值,9100万美金的总佣金收益,显然显得有点单薄。

ETH2.0下的Staking服务商\平台赛道,要想迎来集中爆发,需要对二级市场需求更大刺激的token模型。

可以设想的是,可能出现这样的模型:

用户将自己的ETH通过Staking服务商\平台去参与验证人质押,除了能获得的ETH2.0系统奖励之外,还能获得Staking服务商\平台的系统token奖励。类似此前的DEFI爆发、流动性挖矿爆发,大部分用户参与进去的主要目的就是获得系统的token奖励,而奖励的价值大小,直接取决于该系统token的二级市场价格。同时,通过服务商\平台质押ETH,用户会获得一个代表自身权益的凭证,而这个平台可以参与到某些流动性池的挖矿中,以获得额外的收益等等。

没错,这听起来,还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之所以反复出现这样的剧本,原因只在于这样简单粗暴的模型,可以让用户对潜在的收益显而易见,而对于token的二级市场刺激短期看是较大的,长期则是隐患。

相信,从争夺用户有限资产的角度来说,一定会有项目通过控制系统token的二级市场价格,来为用户画出高收益率的饼。

原创文章,作者:caiy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iyoo.com/news/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