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财优网首页
  2. 要闻

枯水期来了 中国矿工要去哈萨克斯坦淘金?

10月,中国的西南地区开始进入枯水期,据悉,仅四川就有可能减少大约80%的电力供给。留给西南地区比特币矿机的路只有两条,要么,放在矿场里吃灰,要么远走他乡。

往年,新疆和内蒙古是枯水期矿机迁入的主要地区。但今年,很多矿工开始讨论起位于中亚的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这个世界最大的内陆国家,与中国的大西北一样,具有丰富的煤炭资源,高维度的低温环境,可以说处在了“比特币挖矿的黄金维度带”。

枯水期来了 中国矿工要去哈萨克斯坦淘金?

就拿气候来说吧,像埃基巴斯图兹(Ekibastuz),这是哈萨克斯坦北部靠近俄罗斯的一个城市,它夏季最热月份的温度很少超28°C。

很多矿场会把温度控制在20度左右,因而,埃基巴斯图兹的这种温度就很适合矿机。

更重要的,以火电为主的哈萨克斯坦,电力富余达到了4000MW(兆瓦) 。这给比特币挖矿带来了充足的政策施展和资源利用的空间。

2020年,随着哈萨克斯坦对挖矿政策的放宽,来自中国的矿工开始进入这里淘金。

巴比特采访了哈萨克斯坦的头部矿场 Enegix的主管Yerbolsyn Sarsenov通过他的讲述,我们有机会一窥中亚大国的比特币挖矿生态。

电力成本低,哈萨克斯坦成全球第四大比特币算力区

这可能会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在此前由剑桥大学发起的一项研究的数据表明,哈萨克斯坦的比特币哈希率占全球的6.17%,这让它位列全球第四,仅次于中国、美国和俄罗斯。

具体而言,从2019年9月至2020年4月的7个月里,哈萨克斯坦的比特币算力增长幅度为334%,领先全球。

枯水期来了 中国矿工要去哈萨克斯坦淘金?

注:该数据仅收集了BTC.com,Poolin,ViaBTC三家矿池的IP地址数据,

https://cbeci.org/mining_map

哈萨克斯坦挖矿到底是怎样一幅场景?Yerbolsyn告诉巴比特,哈萨克斯坦有13个矿场(可消耗电力620MW),正在建设的矿场有4个(可消耗电力450MW)。在矿场这个行业,累计投资超过1.8亿美元。迄今为止,已经达成了初步协议以吸引约7亿美元的投资。

今天, Enegix已经拥有三个矿场。2020年9月,其电力负荷在180 MW的矿场宣告建设完毕,该矿场就位于俄罗斯边境附近的埃基巴斯图兹(Ekibastuz),这里大概有5万个矿机机位。而且,它的电力资源直接来自哈萨克斯坦电网。

哈萨克斯坦的电力主要是火电,全年成本基本稳定。有数据显示,其每度电的成本在0.03美元(约2毛),甚至更低。如果从这个数据看,实际上和中国四川丰水期的电力成本相当(这是初略比较)。

但是,在枯水期,中国大西北的电力成本在3毛到4毛之间。这时候,哈萨克斯坦的电力就显示出巨大的成本优势。而且,有媒体报道,哈萨克斯坦有些地方的电力成本甚至可以降低至每度电1毛以下,非常具有竞争力。

政策开明,哈萨克斯坦或成为比特币挖矿的天堂

哈萨克斯坦虽然是公认的全球电力成本较低的地区之一,Yerbolsyn觉得,电费并不是确定采矿投资风险因素的最重要标准。更重要的是哈萨克斯坦的电力持续过剩达到4000MW,因而,政府正在积极出售,通过出口到邻国或出售给该国消费者的方式来消纳电力资源,让多方受益。因而,政府扶持或许是哈萨克斯阿坦构建比特币挖矿生态的一个大优势。

“哈萨克斯坦的采矿业正在蓬勃发展。使哈萨克斯坦成为采矿投资安全地点的关键因素是政府政策,其政策将加密采矿视为合法的商业活动和经济增长的来源。他们下一步的动作包括向海外采矿投资者(尤其是中国和美国)提供可靠的信息。”Yerbolsyn说。

2018年9月, Enegix启动了第二座30MW负荷的矿场建设。彼时,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理巴赫兹赞·萨吉塔耶夫出席了开幕式。在矿场设施投入生产后,总统纳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在电视讲话中对其表示了认可和称赞。

更多资料显示,2020年6月25日,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签署了一项立法法案,明确了加密货币挖矿的监管和税收。

“让加密采矿合法化,这使得市场对本地和外国参与者都更具吸引力。加密采矿的正式合法化是政府经济多样化计划中的关键里程碑。它表明哈萨克斯坦政府采用了一致的叙述:数字采矿是经济的合法部门,其发展反映了整个国家的发展。”Yerbolsyn说。

不过,需要明确的是,哈萨克斯坦在挖矿领域逐步合法化,但其依然禁止使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

枯水期来了 中国矿工要去哈萨克斯坦淘金?

哈萨克斯坦总理巴赫钦·萨金泰耶夫(Bakhytzhan Sagintayev)出席矿场开幕式。

哈萨克斯坦,中国矿工的未来战场?

Yerbolsyn告诉巴比特,Enegix是哈萨克斯坦的一家公司,拥有高压基础设施,土地和工厂设施。他们也正在与中国矿工讨论托管条件,吸引并接纳来自中国的矿机迁移。

“这些矿工希望在四川雨季结束后将其设备搬到哈萨克斯坦。”Yerbolsyn说,“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边界是开放的,集装箱是免费进口的。进口产品需缴纳12%的增值税,且无需支付额外的海关费用,这在独联体国家中是最便宜的。”Yerbolsyn认为,地缘优势将让哈萨克斯坦成为中国矿工在矿业出海时代的最佳选择。

最近,有媒体爆料,嘉楠科技一批阿瓦隆A1166 Pro被装箱,整机运往哈萨克斯坦一家名为AQ Group Limited的矿场。而此前,大概已有数千台A1066Pro在该矿场上架运行。

枯水期来了 中国矿工要去哈萨克斯坦淘金?

Enegix在哈萨克斯坦的矿场

在结束了中国的丰水期后,蚂蚁矿机S9势必将退出历史舞台。但很多人正忙着把矿机出口至哈萨克斯坦,他们相信,在那里,这台挖矿神器还有可能继续征战沙场。

实际上,哈萨克斯坦也许是中国矿工接触最多的一个海外国家,但矿工也反馈,对于挖矿而言,比拼的还是整个产业链。像矿机生产、维修,乃至矿池等产业都在中国,因而很多人相信,在哈萨克斯坦挖矿供应链协同会是个大问题,比如,矿机坏了维修就很麻烦,当大批量矿机处于长时间维修中时,成本会相应提高。

“Enegix已获得开发大于500 MW的矿场项目开始前的协议,主要是在埃基巴斯图兹(Ekibastuz)地区。我们也正在吸引本地和外国投资以建设基础设施。我想,适宜的气候,廉价且丰富的电力,以及政府的支持是吸引矿工的决定性因素。最重要的劣势在于缺乏哈萨克斯坦在商业机会和安全方面的信息。”Yerbolsyn觉得,供应链不会是问题,因为他们的业务就包括安装、监视和维护矿机的运行,他们可以保证平均每年保持98.5%的电力正常运行时间,以及97.5%的制造商指定的哈希率。

注:巴比特作者Wendy对此文亦有贡献。

原创文章,作者:caiy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iyoo.com/news/141/